维他亚麻茶

书堰/亚麻

瞎写文的

懒癌晚期

杂食,啥圈都待
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
雷点成迷

故园风雨
一去不归

 

【APH/罂樱】结束

国罂×民樱
二战结束背景
友情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战争结束,山河破碎,一切已成定局。纵使有人能耐再大,也无力回天。

战争开始之时,本田罂便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。而何时失败,只是时间问题。

【这本就是个错误的举动。】

一个国家,在错误的领导之下,走上了错误的道路,在错误的时刻,发动了错误的战争。

【荒唐,荒唐至极。】

受降仪式由本田葵出席,她选择待在东京。她并不想出席这个荒唐的仪式,只愿待在本土。

【战争本非她所愿。】

本田罂换下她穿了好几年的黑色军服,黑绸军服绣了菊花暗纹,它和那金色的纹章一同被她塞进了箱底。然后她换上了一件和服,普通的黑色竖条纹和服。

【在这个时代,亮色是不为人喜爱的色彩。】

京郊的小院,林木繁茂,时令花朵盛放。比起遭受轰炸的城市,这里像是世外桃源。
迎面走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,黑色梨花头,齐刘海,右侧别了一枚樱花发饰。素白和服绘了深色松岭,在她的右手上,隐约能看得见未被袖子遮挡严实的灼烧痕迹。脚上踩了一双木屐,敲击青石板的清脆声响和脚腕的银铃合奏出曼妙乐章。

多好的一幅光景,若不是在战争年月就更好了。

本田罂这么想。

突然,发动机的轰鸣声在上空响起,碧蓝的天空掠过飞机。本田罂并不惧怕,她知道这只是琼斯为了宣扬胜利而做的事情。她站在原地,目送飞机离去。
直至飞机消失在天际,本田罂才想起那小姑娘。她刚转身去唤她,却遍寻不见人的踪影。左顾右盼,这才在防火的珊瑚树林间看到一抹白。
本田罂看着树林中的姑娘,心头涌出一股子酸楚,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过去。

“又要扔炸弹了吗?”

本田樱是在东京轰炸时被本田罂捡到的,小姑娘被人群撞倒在地,沾了一身泥土。火舌吞噬她身上的和服,灼伤了肌肤,打上了一个狰狞的、丑陋的痕迹。

从那之后本田樱对飞机,不,准确来说是对所有的机器都十分敏感。

本田罂蹲下去看着那个惊恐的姑娘,白色和服沾上了泥土落叶。她抱住了那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孩,并轻拍她的背。本田罂用洁白的手绢拭去樱的泪花,然后牵起她的手起身。

“都过去了。”
“再也不会有飞机盘旋在日本的上空,更不会投下炸弹。”

“结束了。”

  4
评论
热度(4)

© 维他亚麻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