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他亚麻茶

书堰/亚麻

瞎写文的

懒癌晚期

杂食,啥圈都待
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
雷点成迷

故园风雨
一去不归

 

【APH/耀燕】千花百草

标题出自《清平乐》
现代pa
年龄操作有
耀燕亲情向避雷
双视角
年龄差六岁
隐藏的金钱组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_百日

王春燕那时刚出生没多久,对周围的东西自然没有什么大的印象。小婴儿头上一层薄薄浅浅的胎毛,尾端还微微卷起来。早春有点儿冷,春燕身上还穿着红绸打底金线绣花的小棉袄。肉乎乎的小手在空气中挥舞,看上去可爱极了。
妈妈把她放到了台子上抓阄,她却没有去摸冰凉的物品,而是抓住了一只温暖的的手。王春燕咧开还没长牙的小嘴叫唤,眯着眸子乐呵呵地抬头看那个少年。

“啊啊,哥唔——”

-六岁

抓阄那天王耀刚和隔壁琼斯家的小孩阿尔弗雷德打了一架,原因是阿尔借了他五毛钱买辣条不还。两个小孩打着打着摔在了地上,王耀身上满是脏水,脏得像只泥猴。
他刚准备继续去给阿尔一巴掌的时候,突然想起今天是他妹王春燕的百天。也顾不得他的五毛钱,王耀穿着脏衣服转身就跑。闯进人群,凑到台子跟前两手撑住台面喘气。
气还没喘匀,王耀就感觉到他右手手指被一只小手抓着。低头一看刚好对上王春燕的脸,紧接着就听见小姑娘含混不清地啊啊了两声。

王耀只觉得心里头仿佛中了一箭,顾不得什么就一把抄起小团子可劲儿亲。

“妈!妈!”
“刚才我妹是不在叫我!”

——王耀第一次感受到了何为责任与担当,他觉得他大概要做一辈子王春燕的骑士,无怨无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_六岁

王春燕读了小学,脖子上系着一根鲜艳的红领巾。身上穿着一条母亲做的白连衣裙,裙摆上画了活灵活现的燕子。一头黑发自剪了胎毛以来就再没剪过,披散下来长得能过腰。妈妈耐心地给她编了两条麻花辫,盘成两个发髻在两鬓,一边绑了一根湖蓝色发带。
一年级放学比六年级早一点,一放学王春燕就背着红书包啪嗒啪嗒跑上六楼去王耀教室门口等着。小姑娘个儿矮,踮脚怎么看也看不见教室里的人。只得耐心等到下课铃响起,再一下子跑去人跟前。王春燕神神秘秘地摸出一个白色的小东西,踮脚凑王耀耳边跟人咬耳朵。

“哥我掉牙啦咋办呀!”
“呜呜呜他们说掉牙了就不好看了…!”

-十二岁

刚下过一场暴雨的下午,气温不高吹着凉风,舒服得实在是让人打瞌睡。

昏昏沉沉睡了大半节课的王耀突然被同桌一支笔捅醒,气的他差点就要一巴掌打过去。不过王耀眼尖,一眼瞅到门口穿裙子的小仙女,连忙收回手挺直腰板坐好。
估摸着离放学还有几分钟,王耀已经悄悄收拾好了书包。下课铃一响,这家伙就一把抓起书包冲出去——中午去食堂抢饭都没见他那么积极过。

谁知王耀一冲出门就看到自己妹妹憋着嘴,晶莹的眼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仿佛下一刻就要滚出来。他心里一急,连忙问王春燕咋了,谁知对方拿出来的东西着实让他哭笑不得。
王耀手贱地揉了把王春燕的脑袋,然后蹲下身平视对方,很认真的回答。

“掉了牙还会长的嘛。”
“不怕不怕,我们燕儿最可爱最好看啦。”

——在王耀心里头,没有谁能比得上王春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_十二岁

王春燕考上了市里一流的中学,应学校要求,她改梳了马尾辫,把自己打整得干净利索。初一还没有晚自习,放学回家的她放下书包还没来得及喝水,便又拎起了饭盒。
王春燕拎着双层饭盒小心下了楼,反复确认了盖子关严实了之后便放进了自行车车兜。穿着宽大校服的少女把自行车蹬得飞快,冲过四个处于下班高峰期的十字路口之后便到了王耀所在的中学。
先是锁了车,王春燕这才踮起脚在人群里头看她哥到底站在哪儿。锁定了目标,她二话不说就拎了饭盒蹦蹦跳跳去了王耀身边。
王春燕拿了张卫生纸擦擦花坛的大理石台沿,然后坐下双手托腮看人吃。眯着眸子舒展眉头傻笑,声音清脆宛若银铃。

“你吃,我回家再吃。”
“快点呀,你还得回去上晚自习是吧。”

-十八岁

王耀读高三,本打算随随便便在食堂解决自己晚饭。没成想王春燕坚持要送饭,他拗不过那小姑娘,只好按照时间下楼在学校门口等着。
炎炎夏日,在等王春燕来的时候王耀也没闲着。走去路边小摊买了杯冰粉。按照王春燕的口味要求的冰粉,加很多红糖,上方一大勺山楂片杯底是红豆和绿豆。他生怕里头的冰很快化掉,索性放在大理石台沿上头。
吃了十几年,母亲的饭菜还是一样的美味。毕竟是天气炎热的时候,今晚的白饭换成了绿豆粥。王耀小口喝粥不让自己发出声响,转头看着喝冰粉的小姑娘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“喝完了就回去吧,好好学习。”

——王耀十八岁,最清楚的那个画面就是夕阳下骑着自行车离开的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_二十二岁

白色衬衣衣角扎进驼色背带裤,一头长发染成茶色尾端故意用卷发棒卷了个弧度。上学期间使她的眼睛近视,鼻梁上架着一副有着厚镜片的眼镜。王春燕长相本就清秀,此时化了淡妆描了眉更是平添一分。
仍然是像小兔子一般雀跃着去找王耀,王春燕嘴里叼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。姑娘毫无顾忌地扑过去抱着青年男子,像儿时那般嬉笑打闹。突然是想起了什么,从随身的背包里摸出一张红色纸。
王春燕突然收起了先前打闹的神情,故作严肃模样。又是觉得有何不妥,在人跟前做起了鬼脸想哄人开心。

“哥,我下周就结婚啦。”
“别难过呀,看我给你做鬼脸——”

-二十八岁

王春燕的婚礼。

王耀穿着王春燕选的西装,牵着那身着纯白纱裙的姑娘走上前去。二十二年过去了,当初小小的白团子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淑女。王耀是看着她长大的,心里自然不舍。再者说,在上周收到请帖之前,他是根本就不知道王春燕谈恋爱这回事儿。
姑娘手里头抱着一束盛开的玫瑰,头上带着半透明头纱。王耀牵着姑娘的手小心登上舞台,看着眼前的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却莫名露出了释然的笑。

那个男人是阿尔弗雷德,就是那个在王春燕百日当天与王耀打了一架的男孩。

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早就是互损惯了的兄弟,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人已然是知根知底。他放心的把王春燕的手搭在了那人的手上,然后转身去向自己的座位。

“她啊,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——王耀在那一天终于是卸去了他骑士的职位,毕竟他的公主已经有了别人守护。

  20 1
评论(1)
热度(20)

© 维他亚麻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