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他亚麻茶

书堰/亚麻

瞎写文的

懒癌晚期

杂食,啥圈都待
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
雷点成迷

故园风雨
一去不归

 

【剑网三/叽霸刀剑组BG】不知 02

第二天清早,叶子清一如往常待在檐廊下喝茶。青瓷茶杯温润如玉,茶汤澄澈得见杯底竖立叶芽。仍是淫雨霏霏,丝丝寒意伴随吹过微风不由得激起一声喷嚏。

叶子清的世界并非从来无声无光,可他一生中重要的两个姑娘,李秋池和柳书堰——他与她们有交集都是在那大病一场之后。

柳书堰总是对他描述李秋池的样貌,那是一个眉目中透露着英气的长发女子。赤衣银甲,墨色长发高高扎起干净利落。肩负银色长枪枪头好似游龙,一匹枣红骏马跟在身后,满是东都女将风范。

于是看不见的叶子清,便描绘那样一幅画:碧空如洗,绿草如茵,红衣女子御马飞奔,快意洒脱好不痛快。

叶子清仅是跟柳家姑娘说过这事,便被那姑娘以为他喜欢李秋池。可她终不明白,叶子清的那份情感仅是钦慕,从未变质。

叶子清还藏着另外一幅画,画的是藏剑西湖,高大的楼外楼,落叶清秋。

十岁前的小少爷健健康康与常人无异,正处在和同门师兄弟互相打闹的年龄。可他生来沉稳,喜欢寻个角落发呆。于是春去秋来,小少爷的心里印下了四季的景色——春杏桃、夏浓阴、秋金叶、冬白雪。

在叶子清九岁那年,他的心里闯进了个北方来的仙子。

那姑娘年尚幼,棕发卷卷像是个林中小兽。白衣素净配上深褐皮质腰带别有一番灵动意,脚踩一双白色鹿皮小靴踢踢踏踏。一个人在空旷地四处看,踩踩落叶嗅嗅花香,嬉笑声若银铃,满是独属姑娘家的童真。

那是随师兄师姐一同访问藏剑山庄的柳书堰,小姑娘在霸刀吵闹着非要来,师兄没办法,临行前一把把她拽上马车。可来了藏剑,毕竟是不是来游玩,是有正事儿要做的。

既不能带她议事,又怕她乱跑,只得嘱咐柳小姑娘待在山庄玩。叶子清那时也小,还不懂得何谓一见钟情,只是悄悄起身回房,把这情景画了下来。

一年之后,叶子清染了风寒,一场高烧过后,他的眼前一片黑暗,耳畔再无晨鸟啾啾。那年,柳书堰也被父母送来了山庄,阴差阳错间,柳小姑娘便成了小少爷的跟班。

即使他长大了,这幅画他依然是不敢给柳姑娘看的,便只好给李秋池看了求她想办法。洒脱的东都女子笑他傻,他也不恼,一板一眼说的认真,李秋池也就严肃着给他出谋划策。李秋池早就看在眼里,颇有一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意味,却又碍着面子不肯戳破。如今小少爷来求她,她也就索性出了个法子。

最终叶子清装着苦恋了李秋池三年,直至李家姑娘终于找到机会和借口离开山庄。

李秋池走的那晚,叶少爷是一夜未眠。墨色长发失去了明黄发带束缚散落而下,少爷也不去管管,依靠着墙倒是笑了起来。

 

“不知道的,可只有你了啊。”

 

  8 4
评论(4)
热度(8)

© 维他亚麻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