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他亚麻茶

书堰/亚麻

瞎写文的

懒癌晚期

杂食,啥圈都待
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
雷点成迷

故园风雨
一去不归

 

【剑网三/叽霸刀剑组bg】不知 01

李秋池其实谁也不爱,她大概生来绝情。

注定一身红衣银甲,独自背负银色长枪,策马走天涯。生性放浪不羁不喜牵挂,却不知为何从小被挂上了拖油瓶,一挂就是俩。

叶子清是李秋池最讨厌的人之一,还有一个是柳书堰。柳书堰在她眼中就是个累赘,叶子清也一样。

毕竟,单相思的人在李秋池眼中和傻子没多大区别。

“下雨了。”

叶子清靠着檐廊下木质雕花栏杆,轻声开口仿佛漫不经心的说着。他虽盲虽聋,却对周围环境的感知清楚得很。阴雨天气的丝丝水汽,这个生在西湖旁的男子再熟悉不过。于是他伸出右手翻转手掌打算接点雨水,却被一旁的姑娘打断。

叶子清生来一副少爷模样,面容清秀眼底仿佛一潭春水。墨色长发用明黄色发带束起,虽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,却因同色衣衫剪裁合身平添一份男子气概。

柳书堰从小被家里送来藏剑,跟着小少爷也收敛了些脾性。本就畏首畏尾,这一来更是没有主见。姑娘 长得俊秀,眉目中隐隐带着点儿英气,性子里却怂得不得了。对谁都恭恭敬敬,对叶子清更是恨不得替他做一切事情。

那姑娘皱起眉头装出一副气愤样,伸出手轻捏少年手腕,顺手掏出兜里叠的整齐的白色手绢便轻巧擦干那人手上的水。小少爷却不管不顾,顺从让人擦水却转头朝向那边李秋池的方向。少年声音清脆带了点儿南方特有的音调,无神眸子停留在红衣女子的身上能让人清楚知道用意。

“我们要不要去外头看看?”

“有什么看的。”

下意识的,李秋池便开口回绝,停顿两下伸了个腰便退后两步,在离人稍远的地方翻出围栏冲进雨里。身上银甲水珠滴落沾湿衣裳,栗色长发紧贴脖颈让她不太好受。索性躲在后花园角落,凭着极佳视力偷偷观察。

叶子清仅是觉得一阵风吹过,没当回事儿。手上女性指尖触感传来,在他掌心清楚写下一个字儿。走字字迹娟秀却有力,让他觉得字的主人该是个女中豪杰。柳书堰轻叹一声牵起少年的手,将伞向对方的方向挪一挪却不顾已然湿透的半边衣衫。

那天夜晚李秋池翻去马厩牵走了她那匹亲手养大的枣红马,却正巧碰上偷偷给叶子清喂马的柳书堰。

李秋池只觉一阵尴尬,闭口什么话也没说想偷偷跑路,却被那柳家姑娘叫住停下。红衣女子肩负长枪被火光照耀反射金属冷光,赤色蔓延脸颊爬上耳根让她感到一骨子不自在。开口说话时失去了往常胸有成竹般的自信,吞吞吐吐磕磕绊绊显得窘迫不已。柳书堰却不知哪儿来了自信,攥着马草上前一步鼓起勇气发问。

“要走?”

“嗯。反正你喜欢叶子清。”

“你不知他喜欢你?”

“我知,你不知。”

李秋池只觉得身旁空气凝滞让她快要窒息,索性直接翻身上马冲进如墨夜色。马厩外浓雾沉重化不开,柳书堰也没说多少,只见红衣银光消失在视野里,哒哒马蹄声消失在她的耳畔。再一次轻声叹气低下头颅看向手中马草,心慌意乱塞进马槽便熄灯快步离开。

“我不知?”

  6
评论
热度(6)

© 维他亚麻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