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他亚麻茶

书堰/亚麻

瞎写文的

懒癌晚期

杂食,啥圈都待
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
雷点成迷

故园风雨
一去不归

 

【剑网三/叽霸】你怕不是个傻子 02

叽霸
文笔爆炸
避雷


柳岸本来是打算给孟留安写信的,毕竟多年不见。对方境遇如何,自是一概不知。

于是柳岸开始给孟留安写信,琢磨着到底该写点什么。
到底是第一回写信,柳岸这还是给人姑娘家写的。思前想后他也没琢磨出什么来,倒是那屋里的废纸篓越装越满,倒了好几次。

最后柳岸想了好久,才想好写点什么。无非是些日常琐事,把这些年来的事儿拣了几件同人讲,再报个平安。
于是铺开纸磨好墨润了笔,柳岸坐在桌前,端正写下孟留安三字。
正逢大暑,江南本就闷热,这次更是热到扬州城内的市集都早早歇了市。于是三人待在扬州城外,再来镇的一个小院儿里避暑。

院子周围有一圈儿走廊,柳岸就坐在廊边琢磨他的信。刚把人姑娘名儿写完,叶修文不知怎的就凑过来了。仗着柳岸坐着他站着,硬是从柳家小少爷慌忙挡着的缝隙之间看出了内容。字还写得挺好看的,端端正正标准的跟先生教的没什么两样,他这么想。

“孟——留——安——”
“哟柳弟这是,喜欢上哪家姑娘了?要不我去帮你说个媒?”

一身雪河衣高马尾的叶家少爷便叫唤开了,捏着柳岸的肩嬉皮笑脸地起哄。叶修文故意拖长尾音,最后一个字儿提高了声音生怕别人听不着——哪怕这院儿里也就三个人。一句话噎得柳岸开不了口,满脸通红。急忙把狼毫毛笔搁到笔山上,把纸给收到桌下。低着头皱了眉谁也不看,两手揉抓衣摆弄得皱巴巴。他一句话不说,也就闷在那里。

柳岸有点气,但也有那么一点庆幸。还好他当初没多写几个字,要是让叶修文知道了内容,还不得往大了闹去?想到这里,他反而暗地里舒了口气,气儿也就消了。可他还是要面子的,也就绷着不说话,想着灭灭那人威风。
叶修文本是打算再损几句的,没成想柳岸竟当了真。连忙慌了阵脚,俯身凑人耳边真挚道歉。呵出的热气弄得柳岸耳朵痒,本就红了的耳根此时又红了几分。

柳岸先前来扬州的时候,旁边跟了一只精瘦的白貂,名为骞雷。威风凛凛,好似河朔山野霸主。待到了叶雨霁那儿,便又钻出一只后半墨黑的胖貂出来,名为逐星。眼神温驯,生性慵懒,好似娇生惯养的世家小姐。
叶修文在看到第二只貂从包裹里钻出来的时候还愣了一会儿,紧接着便大着胆子蹲下揉了把貂。皮毛油光水滑,手感颇佳。

骞雷生来活泼好动,即使大暑热得人发慌,也丝毫不惧。此时跟着叶家俩猞猁——霜锋和鸣玉在院儿里疯玩。逐星不喜动,于是一只肥溜的貂窝在案边打盹,也算是一副良景。
却好像有了心灵感应似的,骞雷突然两腿站起,两前爪并拢左右张望,最后紧盯柳岸那方向。两只毛猞猁哪见过这阵仗,吓得急刹车翻了一跟头。柳岸旁边的逐星惊醒,翻身弓背呲牙咧嘴做了副凶恶模样,盯死叶修文。
这边俩猞猁愣了一会儿也反应过来了,连忙跟着骞雷狂奔过去围着二人。却不明所以,只好一屁股坐地上左右看看。那两只貂护主得很,后腿紧绷如满弦弓箭般蓄势待发,似乎准备好扑上叶修文的身子来一场抓咬。

柳岸终是害怕这局势稳不住,连忙伸手一手抓一只貂尾巴。轻拽过来按到怀里顺毛,嘴里还不住向人道歉。逐星遭了这一摸,怒气早不知扔哪儿去了,舒服得直叫唤。骞雷先才恶狠狠瞪着叶修文,此时也阖了眸子任了柳岸摸。
叶修文舒了一口气,这一放松嘴上就又歇不住了,想着再调侃几句。一旁喝茶的叶雨霁也稳不住了,抓着叶修文刚一开口的空当便站起来,捂着人嘴躬身朝柳岸赔不是。

“实是对不住了,师兄嘴欠,还请多多海涵。”

叶修文听了这话有那么一点委屈,还有那么一点气。委屈的是师妹都敢凶他,气得是自己的形象可能就那么毁于一旦。坐下来背朝二人一言不发。
叶雨霁是习惯了,蹲下一手抱貂一手抱猞猁。她似乎早就看出叶修文那点儿心思了,连忙走开给他俩留个空间。此时把那小兽带走,无非是给自己找理由。

此时走廊安静得不得了,柳岸紧张的脸都微微泛红。左顾右盼之际,瞅到叶修文头上那发饰。白色的像个小翅膀,随着人动作还一抖一抖的。
柳岸有点稳不住了,悄悄咪咪凑过去碰了下那小翅膀。谁知叶修文反应极快,反手捏住人手腕将其拽过来。他发问的时候神色语气极为冷静,只是内心早就乐得像那镇子上的狗一样。要是他有尾巴,此时他的尾巴一定摇得像花。

“柳弟你要做甚?”
“没…没。就是想…摸一下。”

柳岸倒是有点心虚,吞吞吐吐磨蹭半天才说了几个字,然后紧张地拼成一句话。叶修文却笑了,微微低头把头凑过去,然后握着对方的手。

“没事,你要摸说就是了。我又不是不让。”

躲在角落偷看的叶雨霁努力的不让自己笑出声,毕竟头一回看她那混世魔王般的师兄这样。刚要走出去,却被骞雷和霜锋一撞,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。

  9 4
评论(4)
热度(9)

© 维他亚麻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