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他亚麻茶

书堰/亚麻

瞎写文的

懒癌晚期

杂食,啥圈都待

清水向恋爱向友情向ONLY

雷点成迷

故园风雨
一去不归

 

【APH/耀燕】曾爱

耀燕—曾爱

七夕贺文/bushi

现代paro 避雷

刀子真好吃,顶着锅溜走

 

  王秋雁和王耀一直都是同学,关系颇佳。

 

  从小王秋雁就和王耀一块儿玩了。爬树摘果,下河摸鱼,亦或是在泥地里打架,弄得一身脏污,像个泥猴。可他俩年纪相仿,又一直读一个学校,把对方当成兄弟一般看待。既然是兄弟,双方自然是了解颇深,无话不谈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,王耀总共暗恋了几个人,王秋雁都一清二楚。当然,这也是因为王耀就爱过一个人,还是她最熟悉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王秋雁还有个妹妹王春燕,比她小四岁。

  两个姑娘长相差不多,都喜欢梳丸子头。细眉,杏眼星眸,像是随时都带着笑意。鼻梁高挺,薄唇,嘴角常保持向上的弧度,颇惹人喜欢。

 

  只是穿衣服不太一样。

 

    王秋雁很少穿裙子,衣服也偏向于黑白灰三系——据本人所说,不穿裙子是因为打架做事不方便。而且她觉得自己不是小姑娘,自然不喜欢鲜艳的色彩。

    王春燕正好相反,毕竟是个药罐子,身子弱也不怎么剧烈运动,衣柜里挂满了各样裙子。穿衣裳的色系多为暖色系,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 王春燕只有一条黑色的裙子,很朴素的一条裙子,装饰什么的更是没有。王春燕把它压在衣柜底,谁都不知道——包括王秋雁。这是她打算死的时候穿的裙子。

  王春燕从小身体不好,个子也比较矮,但她仍执意把裙子做得大一点。她觉得自己可以活到她长大的那一天,然后死的时候裙子便会刚好合身。

 

  王春燕出生的时候生了场大病,从那之后便经常泡在医院里头。姑娘看上去也确是比她姐姐要病弱些,脸色相比也要发白。发色不像王秋雁那般墨黑,而是微微发黄。

     可即使是医院的常客,王春燕也向来是一副不服输的姿态。这也是两姊妹之间极为相像的、可以说为是特质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王耀和王秋雁是看着王春燕长大的,三人感情之深厚,实在是无法衡说。

 

  王春燕从小到大不在医院待着的时候,总喜欢跟在王耀王秋雁后头。小姑娘天资聪颖,人也懂事,不吵不闹地跟在两人旁边。两人学习的时候,她也听话地坐一边看书;玩的时候她也听话,并不是输不起发脾气的那种孩子。

 

 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,日久生情。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,毕竟是青春期的少年少女,互相产生好感也是经常的事情。

  王耀在他高中毕业的那一年,突然发现自己对王春燕有那么一点好感。而王春燕在九月开学,王耀去外地的时候才发现有点离不开对方了。但是恋爱中的人终究是怂的,非要去表白自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

  两个人都不敢说,思前想后只好偷偷跟王秋雁倾诉。

 

    这边同大学的两个人约饭的时候,王秋雁就耐心的听王耀说。男孩子不善掩藏,就算没有提到名字还努力去掩饰,王秋雁都能猜到他说的是谁。

  那边王春燕在给王秋雁写信,姑娘家笔迹清秀,写出来的文字也像诗一般。可毕竟是两姊妹,王秋雁对她的了解别人可没法比,轻轻松松就看出了一个恋爱中的小丫头的心思,太好猜了。

  王耀最终被王秋雁撺掇了好久,这才下定决心要去找王春燕告白。王秋雁也发现她妹妹好久没写过信,出于担心,早早拉上王耀回了家。

 

  那年王耀十八,王春燕十四。

 

  王春燕是病了,病的很重,却不知为何一直吊着一口气,像是等人回来。病床上的姑娘瘦的要命,眼窝深陷,双颊不复从前的圆润,骨骼分明。皮肤惨白,枯瘦的双手手背上满是针眼,总让人觉得透过皮肤都能清楚看到血管。

  本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王春燕,却在听见两人的声音之后坐了起来。先前放空呆滞的眼神也突然有神,甚至抬起手主动要求喝水。两个人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是心疼的要死,王秋雁更是快要哭出来,却又只能憋回去,生怕让妹妹难过。

  病房里有两张床,旁边的那个病人昨天刚刚去世。此时病房里再没有别人,安静地只听得见机器的声音。

  王春燕开口了,声音不如往常般清脆,嘶哑了些。她跟王耀表白了,一字一顿,努力的想吐词清晰。王耀也是哽咽,轻轻包住姑娘的手,吸吸鼻子回答。

 

  “耀哥儿,我爱你啊。可我要死了,对不起呀。”

  “我也爱你,可我说得太晚了,对不起啊。”

  “我知足了,谢谢。”

  随后王春燕扬了扬眉,努力扯出一个笑容,像是儿时那般。随后阖上了眸子,止了呼吸。

 

  下葬的那天下着小雨,王春燕穿着她压箱底的黑裙子。裙子的存在是王秋雁看了她的遗书之后才得知的,遗书的字迹确是出自王春燕之手,可却十分扭曲,仿佛书写它的人当时经历着很大的痛苦。

  给王春燕换裙子的时候,王秋雁一直没停止啜泣。当她抱起妹妹的的时候,惊讶于对方的体重,实在是太轻了。骨瘦如柴,部分骨头甚至咯着了王秋雁的手。

  王春燕太小了,裙子假若不改便十分不合身。扭曲的遗书上也是这么写的,王春燕写的时候语气带了些无奈,实是让人心疼。

 

  “我本来想着做大一点,这样我长大了就可以穿了。可是现在一看,果然还是不行啊。”

  王秋雁给她改了裙子。改的小了一点,裙摆上加了一圈儿白色的小花,换了个好看的衣领子,袖口还绣了蕾丝边。

  下葬的那一天只有两个人来了,王耀和王春燕。王耀穿着黑西装,然后将他写的蹩脚的情书一并埋进了姑娘的坟冢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爱情和恋人一同埋进了坟墓。

  【若未曾相误,便不会相负。】

【若未曾相见,便不会相忆。】

  王春燕逝世五年之后,两个人再次聚在一起。

  王春燕半开玩笑半说道,王耀坐在旁边喝着绿茶,听她说完这才开口。

 

  “你还爱着她吗。”

  “早就忘了。”

 

  像是不加考虑一般,王耀的那四个字脱口而出。王秋雁愣了一会儿,便又笑了出来。抬手拍拍王耀的肩膀,然后喝一口自己的奶茶。待咽下去之后,清清嗓子这才重新开口。

 

  “可我还没说她是谁。你还是忘不了她。”

 

  王耀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,抬头望向窗外。舒展一双眉毛颇为淡漠,然后咧嘴笑笑耸耸肩膀。

 

  “是啊,怎么可能忘得掉。”

 

  【若未曾相误,便不会相负。】

【若未曾相见,便不会相忆。】

  12 1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维他亚麻茶 | Powered by LOFTER